您的位置:365bet买球官网 > 谈股论金 > 中信银行理财产物事件对投资人启发,银行理财

中信银行理财产物事件对投资人启发,银行理财

2019-12-11 03:50

因此,投资者购买理财产品时必须擦亮眼睛,可重点关注以下几点:

再次,信托门槛较高,集合信托销售的起点一般是100万元,很多中等收入的白领们很难一次性拿出100万元,起点50万元的“基金”成了部分投资者心中理想的投资品种。

有限合伙制的固定收益类产品,虽然标榜着高收益,但是同时,风险也成倍增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高收益的背后必然蕴藏着高风险。投资者也应该多长一个心眼,避免被高收益蒙蔽了双眼。

投资者收益缺乏保障

“基金”并非金融机构产品

华夏银行理财产品事件绝不是个案,新的一年,我们还将看到更多类似的新闻。在一片风声鹤唳中的投资市场,普通投资者如何保护自己?好买认为关键在于掌握投资纪律,深入理解各类产品的风险。

同时,由于金融机构个别员工的素质不高、以及个别金融机构内控不严,也存在银行员工对外销售非银行自身理财产品的情况,让投资者难辨真伪。

然而在2012年的年末,华夏银行(600015,股吧)上海某支行爆出“中鼎投资”理财产品事件,投资人购买的收益率高达11%的产品到期后,不但未能取得收益,就连本金收回都存在问题。

第二、融资方和项目资质不同。信托公司是受银监会监管的正规金融机构,银监会会根据市场上各类产品的存量、风险、对产品进行合理的管控。通过信托平台发行的产品,在融资方和项目资质上,需要达到一定监管要求的标准。一般来说,能找银行贷款的,不会找信托贷款。能找信托融资的,不会找其他渠道融资。融资方一步步退到需要使用有限合伙企业当时进行融资时,项目资质本身就令人担忧了,而且此时融资的成本也将大大提升。“中鼎财富一号”不得不给予投资者超高收益,并且也一定给予了银行销售人员超高的利益。

投资者所购买产品是否与正规金融机构签署合同,只要理财合同的签约方是银行或信托公司,基本上都是正规的理财产品。在华夏银行理财产品事件中,签署合同的是“基金”而不是华夏银行。

要解释华夏银行问题“理财产品”产生的根源,首先要回到一个问题,一个中型企业在银行的融资成本一般是多少?

第四、缺乏信托人的有效监督,GP的权利过大,资金可能挪作他用。有限合伙产品不一定有资金保管银行,就算有保管银行,银行也并没有职责监督资金的实际运用,更多的是作为资金募集时的划拨财产专户。因此,在整个有限合伙结构中,GP有相当大的权力,资金完全可以挪作他用。比如,中鼎财富系列产品,第二期投资于河南郑州新盛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号称要投资于海南马自达4S店,实际资金早已被挪用;第四期投资云顶商务俱乐部,项目未造完,人已“跑路”。

更专业的方式,是“基金”以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身份出现,以入股的名义借贷给企业。这种操作模式,以股权投资之名、行债权投资之实,挂羊头卖狗肉。这种操作模式表面上符合现行法律法规,而且有机会以PE的名义享受地方政府给予的某些优惠政策,是比较专业的“基金”采取的手法。但是这种方式的缺点是手续操作较为复杂。

借用合伙企业名义成立“基金”,由“基金”的发起人作为一般合伙人。“基金”的发起者将LP和GP投入的资金汇集在一起,通过各种方式借给需要资金的企业。贷款到期后,借款企业支付本金及13%以上的借款利率。“基金”发起人按照事先约定的利率支付给LP,其余2%以上归GP。以金额1亿元计算,基金的发起人赚200万元甚至更高。

华夏银行理财产品事件对投资者的启示——有限合伙制理财产品的5大风险

但投资者大可不必因为华夏银行问题“理财产品”事件,将所有金融机构理财产品视为洪水猛兽。只是投资者在购买理财产品时,必须擦亮眼睛。

这让很多的投资者开始困惑,银行理财产品到底蕴藏着多少风险,银行理财产品还能不能买?

近期的华夏银行理财产品事件,无疑是每一个投资者需要关注的大事。投资者上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监管层震怒,各家机构严查产品风险,这件事件如何收场,无疑会对中国未来的投资市场游戏规则产生影响。

正规金融机构推出的理财产品,都包含着金融机构对产品提供了一定的隐形担保,风险相对较小。如银行理财产品通常有授信做支撑、信托公司集合信托有“刚性兑付”的不成文约定。但此类“基金”则不然。

首先,是“基金”和银行理财人员的误导。在利益驱动下,“基金”和银行理财人员往往夸大收益,隐藏风险,误导投资者。

第五、税收缺陷。有限合伙企业需要征收20%的所得税。实际拿到手的收益,并不如想象的高。比如一款年收益13%的产品,在缴税后的实际收益是10.4%,相对于信托产品,收益吸引力已经大打折扣,但风险却大大增加。

既然“基金”找到的项目多数都是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因此对项目到期后可能出现的风险必须严加控制才能保证收益的实现。但相对于正规的金融机构,这是“基金”最薄弱的一个环节。

即使企业愿意接受10%的融资成本,是不是就能贷到款呢?答案仍是不一定,因为银行要计算企业的还款能力,要求其提供担保等。

第一、没有刚性兑付的保证。目前市场上普遍相信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预期收益能够实现,因为信托产品的刚性兑付截至今日还是一条无人逾越的潜规则。信托公司出于维护自身平台声誉、保障未来合作等考虑,会尽力保证产品到期收益的兑付。但有限合伙结构的产品则与之不同,一些融资方保证兑付的动力明显不足。投资者需要充分考虑融资方出现经营问题,甚至诚信问题的可能性。比如这次华夏银行代销的中鼎财富系列产品,最终被定性非法集资。

最简单的做法是由“基金”与融资方签署借款合同,直接将资金借给融资方,这种方式简单且无额外费用支出。然而,这种企业间借贷的方式违背了国家金融法规,后患无穷。如果投资者遇到了这种“基金”,一定要敬而远之。

在此类“基金”的整个运作过程中,主要包括项目选择、资金募集、借款投放、收益分配、风险管理5个环节。下面通过详细分析以上5个环节的运作模式,来剖析此类产品的风险所在。

华夏银行此次事件中涉及的“中鼎财富一号股权投资计划”是一款有限合伙制固定收益产品。虽然承诺收益率达到12%以上,但此类产品的有其天生风险,投资者不可不查,我们就以这款产品为例,予以说明:

甄别理财产品的几个要点

不论是通过第三方理财机构还是银行渠道来募集资金,“基金”必然要向其支付一定的渠道费用,在华夏银行事件中,这项费用是总金额的2%。毫无疑问,这项费用的最终支付方必然是融资企业。加上渠道费用,企业融资成本将达15%以上,按照风险和收益相匹配的原则,意味着“基金”这项投资的风险更大。

第三、缺乏尽调和风控,无法保证项目的真实性。信托公司普遍有完备的产品上会流程,对融资公司和项目进行一系列的可行性调研,通过公司的层层风控,项目的真实性和可行性都有信托公司的把关。但是有限合伙类的产品没有这类风控流程。比如,此次华夏银行事件中的产品:第一期“中鼎财富一号股权投资计划”中典当公司的工商注册是假的;第三期项目投资的4S店股东签名是假的,没有经过股东决议。由于项目资料涉嫌造假,中发担保表示无法为该项目代偿。

作为近年来出现的一种新的“理财模式”,前述“基金”的运作过程存在很大的风险,而任何一个环节风险的出现,都可能给投资人带来巨大的损失。

在中小企业融资难的背景下,信托成为很多企业融资的一个有效补充。在我国《合伙企业法》出台以后,另一种特殊的企业出现了,它们一般叫做“基金”或者“合伙企业”,这种企业的运作和信托的操作有很大程度的相似,但却蕴藏着更大的风险。华夏上海“理财产品”出问题就出在这种企业身上。

好买财富

在“基金”到期后的分配环节,虽有多种方式,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GP一定要取得比LP更高的收益。

总之,中小企业在银行融资难。而这是华夏银行问题“理财产品”发生的重要根源之一。

前文提及,“基金”找到了项目,募集到了资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将资金投到项目上去,即把资金借给融资企业。此类“基金”的投放方式有多种,但都有不同程度的弊端。

这种“基金”并非金融机构的产品,在项目选择和风险控制上均不能与正规的金融机构相比,因此蕴含着巨大的风险。

相对高级一点的方式,是借助正规的金融中介将这笔资金借出去。主要是通过商业银行的“委托贷款”形式和信托公司的“单一信托”形式。这种方式的问题是,谨慎的银行或信托对“基金”资金来源的合规性存疑,不愿受理这种业务;即使受理,也要收取部分费用,同样又将增加“基金”的运作成本。

一年期贷款利率6.0%,很多人可能这么认为。但6%只是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普通的中型企业是不可能在银行拿到这么低的贷款利率的,其贷款一般都会上浮20%以上。加之其他费用,一家中型企业的融资成本会达到10%左右。

其次,如果与银行签署“保证收益型”理财合同,这种理财产品等于银行提供了公开担保,除非银行倒闭,否则绝对能保证收益的兑付。

其次,普通投资者往往不具备充分的金融知识,不了解正规的集合信托和所谓的“基金”风险度的大小。

项目选择多有瑕疵,投资者“误入歧途”,前文所述的两个缺陷注定华夏银行(600015,股吧)问题“理财产品”先天不足。除此之外,该类“基金”还存在资金投向、回收方面有漏洞,风险控制差等问题。

项目选择,就是找到符合条件的融资企业。此类“基金”寻找项目有一定难度,目标企业必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有融资需求;有担保抵押;愿意接受年利率12%以上的融资成本;愿意通过“基金”来融资。其中,愿意通过“基金”来融资至关重要。因为能满足前3个条件的企业,是能够在正规金融机构取得融资的,并且融资成本也要比“基金”低很多。

另一种是优先劣后级的设计。这种模式借用了结构性信托的设计,由GP以少量资金做劣后方,LP做优先方,只有LP取得了约定的本金利息后,GP才参与分配。这种结构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因为当借款到期后,绝大多数情况下只可能出现两个结局,要么企业还本付息,要么企业连本金也还不上,很少会出现只能归还部分本金或利息的情况。GP做这种设计,一方面能忽悠投资者:你做优先、我做劣后,分利润先分配你,亏钱先亏我;另一方面,也可使自己获得更高的收益率。

事实上,这类“理财产品”并非一款银行理财产品,它们的运作模式大致如下:

通过“基金”进行融资的企业一般都是中小企业,本身很难找到信誉度高的第三方提供担保,所以“基金”所投资的项目,多数都是以抵押作为保证措施的。但由于“基金”对抵押品的管理很难做到正规金融机构的水平,所以往往出现抵押品本身有瑕疵、出现风险后难以处置等问题。一旦融资企业无力归还借款,基金本金和利息将无法收回,投资人的收益自然无法实现。

对正规金融机构来说,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是日常经营最重要的3个原则,而且“三性”原则的重要性顺序也是如此。但由于利益驱动,盈利成为此类“基金”最主要的追求目标。

资金投放各有弊端

项目选择暗含风险

风险控制薄弱

事实上,对于年收益10%左右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完全可以选择风险相对可控的由正规信托公司设计的集合信托。那么,投资者为什么还会选择这款风险很大的“基金”?原因有以下几个: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那些预期收益率有一定区间的理财产品,实际上并不如固定收益率的理财产品更安全。近期媒体上披露一款信托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最高达22%-35%,这种收益率有一定区间,并标注了“最高”字样,反而不如一般固定收益为8%的集合信托更加稳健。

除了少数“基金”具备自行募集的能力外,多数“基金”都是借助第三方理财机构或银行渠道来募集资金。尤其银行理财经理拥有丰富的高端客户资源,是“基金”们追逐的对象。华夏银行事件的主角濮某,其身份就是一名理财经理。

常见的分配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管理费的设计,“基金”在合伙协议中约定,GP在整个运作过程中收取管理费。比较极端的方式是GP本身并不出资或仅出少量资金,即使到期借出的资金不能顺利回收,GP也能取得一定收益,而这时作为LP的普通投资者很可能血本无归。

所以“基金”最终找到的项目,往往多少都是有一定问题的,而这些问题就可能导致风险的发生———不能按期还本付息。华夏银行事件就是风险暴露的例证。

再次,投资者还可通过了解所购买产品的投资方向,来判断理财产品的风险程度。

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由于股市持续低迷、房地产市场受到政策调控,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选择银行理财产品作为保值增值的工具。

投资者被误导

本文由365bet买球官网发布于谈股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信银行理财产物事件对投资人启发,银行理财

关键词: